秋葵视频黄版安卓下载

看到谷令则的修为再次进一小阶,苏淡水和洛夕儿的脸色都有些复杂!再这么进阶下去,也许不用三百岁,这人就会成为元后大修士,提前她们多少步啊?

可怜她们现在每进一步,都好艰难好艰难!

识海中,谷令则感受到妹妹进阶的喜悦,当下忍不住也翘起了嘴角。

大人一定没去古巫猎场,要不然妹妹的心情不会是这个样子。

“卢悦那里怎么样?”

苏淡水虽然觉得师妹那里一定没事,可没得到肯定的答案,心里总是差了那么点。

“应该……挺好!”

虽然卢悦想借时雨前辈的东风,让两个丹田一起进阶,可此时能让第二丹田进阶元婴,谷令则觉得,保障更多些。

毕竟元婴的法力,不是区区结丹可以比拟的。

“吓死我了……”

苏淡水抚抚胸口,她担了这些年的心,终于可以落下点了,终于不用马上面临岔道的选择。

谷令则:“……”

纯真少女初夏可爱高清晰写真

洛夕儿:“……”

两人一齐无语地看着她,苏狐狸这个样子,显然是真知道大人被封印的神魂关在哪里。

“没有令牌,”洛夕儿声音悠悠,“卢悦……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。”

“呃!”

苏淡水落下的心,再次被提到半空上。

面对两个与师妹同龄的天才修士,她突然意识到,不管自己怎么掩饰,人家该知道,也差不多都知道了。

……

“厚爱?呵呵……”

卢悦带了三分感慨七分讥诮的话,让离梦的心都提了起来,那天这丫头说,她要回从来没回过的家,难不成……

她想到她可能是谁了。

只是……

这其中牵扯到三个分部的内斗,最后成为禁忌,当年她也只恍惚听人背地里说过几嗓子。

被检查出是双生之体的姐妹,突然从狗不理,变成了香饽饽,几方争夺下,被人强行分开,一个陨在两方亲族的算计中,一个……当了圣女握了大权后,不遗余力地打压曾经的父族母族,精神上……

离梦咽了一口吐沫,那位姐姐是大巫有记载以来,唯一拥有双重人格的圣女。难不成,轮回数世,姐妹二人也一样的阴差阳错?

“本……本来就是厚爱,你修炼她也修炼,只要你们两个好好的,相互扶持进阶的速度,可比我们正常修炼快了三分之一都不止。”

“这倒是。”

对此,卢悦反驳不了,“被你打岔的差点忘了正事,谷令则进阶元中以后,她说识海里有我的神魂虚影,透过那个,她还几次助我逃脱大难,为何我进阶了元中,识海里却没有她?”

这个……

离梦呆了呆,都是禁忌了,她哪敢打听?又能向谁打听?

那位姐姐可能因为自小迹遇,除了精研巫祝,自身战力亦可比灵将,是十二圣女中战力最高的,平时给人的感觉是如沐清风,如果生气训人了,顶多耳朵和身体受伤。

可……一旦变成第二人格,那就完了,好像从九幽中望过来的眼睛,只要锁定你,透过虚空,就能在你的心灵深处,埋下那颗做叫不安的种子,心灵受伤是轻的,心魔乱舞才是最最让人恐怖的。

从十二位长老到她们姐妹……所有人都不敢去触她那个禁忌!

生怕把她第二人格给引出来。

“咳咳!”离梦努力清嗓子,可不敢误导任何一丁点,“就像假婴一般,进阶元婴后,一般都会开辟识海,只是在这里,省了这一环。

进阶元中,识海也会再行开辟,你……”

“没有!”卢悦稍有郁闷,“识海的大小没变化。”

“那就是了。”离梦摊摊手,“再等几年,出去了就行。”

卢悦:“……”

人家都这样说了,她还能有什么话?

“卢……卢悦,你的双胎姐姐,跟你长得一样吗?”

卢悦眨眨眼,圣女很不对劲呢,那噗通噗通跳的声音,好急促。

“不一样,她长得像我娘,我……捡了他们所有的缺点。”

“噢……”

离梦往后退了两步,她也发现自己的异状了,可不敢再在这里问下去,“那你……修炼,有事叫我。”

丢下这句话,她逃也似的离开,石门在她身后,嘭的一声关上时,离梦大喘了两口气,转头望向写着九字的石门。

江湖传言,拂尘姐姐的另一个比较阴暗的人格,就是她早夭的妹妹,卢悦……

行杀戮之道的功德修士,呀呀!何其相像啊!

离梦感觉整个人都有些虚脱,她靠在墙上,好半晌才拖着脚步走向九门。

“轰隆!”

石门一推而开,迁尘不染的房间,一如其他姐妹的房间。

“拂尘姐姐,那个谷令则……是你吗?”

空空的房间,自然不会有人回答她。

“不管是……!还是不是……!我都会帮你,照顾好她。”

离梦眼中突然酸得厉害,这一刻,她突然有些理解这个当初不敢接近的姐姐。

如果可以,她希望自己能让当初的姐妹全都附身到身上,哪怕变成十二人格呢。

可是……她做不到。

而过去的,全都过去了。

再来的人……

是曾经的人,也再不是曾经的人了。

卢悦看着紧紧闭上的石门,微叹一口气,这位圣女大人,似乎还活在过去,总想透过她,证明巫族的存在,证明曾经的人,轮回转世似的。

可惜……

世上的人千千万,每个人都活在当世,如她这般,历经两世的,只怕再没有了。

如果可以选择,卢悦希望自己能忘了第一世,只认认真真地过她这一世。

打个呵欠,一个翻身间,她几乎是把自己摔回灵液池的,长发很快遮住面容,外呼吸转为内呼吸,她在池底抱住哪怕湿了也一样暖乎乎的火灵被,限入另一次深眠。

……

安静的灵界,没人能想到,地底某处的一个超级大的裂缝里,已经被传送进来无数无数长着翼翅的似虫非虫的东西。

“只要这里不被外界发现,我们的人,就能一直传送过来。”

天沁很高兴,“绝影兄,兄弟承你这份情。你说吧,害你成现在样子的,都有哪些人,弟与你一起,把场子找回来。”

“呵呵!”大人微笑,“我虽不才,不过仇人嘛,倒是已经拿下了。”

拿下卢悦是事实,至于阴了他,又封印了他神魂的人……,这么丢脸的事,当然不能跟外人说。

“不过,我族亦有一个叛徒,现关在修真联盟总部的十八地牢之中。”大人非常痛恨害了那么多族人的文十六,“天沁兄去帮我把他杀了,正好,也顺便透过修真联盟,近距离地了解这个世界。”

“好!”天沁拱手,“兄长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?”

“确实……还有一处。”大人眯眯眼,“不过那里,暂时你们也去不了。”

“噢?何处?”

“三千界域,除了灵界,想往其他界域,除了传送阵就只能走绝地之门了。”

大人忘不了归藏界众人给他的耻辱,“通往归藏界的绝地之门,在道魔边境的北角,我们这边属于东南方向,兄弟想要过去,必须占下大半灵界才成。”

天沁微微点头,天蝠族新来乍到,当然要向地头蛇打听清楚,“归藏界兄弟记住了,不过,那绝地之门……”

“呵呵!”大人微笑着给他凝出一幅地图,“这里就是通往归藏界的绝地之门,两边同是火梵地域。”

天沁手中灵力一动,那幅地图化为石图,就那么飘在上空,“三千界域何其广大,其他地方的绝地之门,想来兄长也知?”

大人笑而不语。

天沁明白没把叛徒杀了,没占下灵界大半,没毁了归藏界……,绝地之门的事,他就别想再打听出来了。

“天河,你带些小子,按图进火焚之地,跟归藏界那些修士玩一玩。天清天沧,你二人与我一起,去此处的修真联盟拜访一遍。天滛天消,你们……亦可以行动了。”

“是!”

随着几个人的应答,无数的振翅声响起。

大人微笑,“如此,我就等天沁兄的好消息了。”

把这里丢给他们,秋葵视频黄版安卓下载他也可以上去找卢悦和丁岐山了。

古巫猎场挺大的,那两个都是聪明人,在上面也许已经给他挖了不少陷阱,早点上去,早点解决。

“兄只一人,我派一队小子,帮你跑跑腿如何?”

天沁为了得到三千世界的绝地之门,算是把姿态放到最低处了。

“哈哈哈!好!就给我一队小子吧!”

天沁轻拍两下手掌,嗡的一声,飞来百只天蝠,只见他手中灵力一点,百只天蝠身上,各牵出一道虚影。

紧接着,他两手团吧团吧,那些虚影变成一个似金似木的小坠,“只要此物在手,它们……定然唯兄长之命是从。”

大人很满意对方的态度,接过来站起身时,一袭宽大的黑袍罩在身上,“都进来吧!”

长袖一摆间,无论进多少天蝠,那里都始终瘪瘪的。

“袖里乾坤?”天沁微惊,“绝影兄好手段!”

“哈哈哈!在这个世界呆久了,你就会知道,这边的世界有多美好。”

诱饵下足,大人大笑着离开。

外面月朗星稀,还没什么人,又一面猎场令牌被他摸出来。

微微的失感重才起,他就已经到了拥有两个太阳的古巫猎场。

大人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嘴巴,非常想知道,那两个死对头,被一起流放进来,是抱团取暖,还是打生打死。

微微闭目下,他感应幽泉,可是半晌之后,他的好心情一丝也无了。

幽泉的气息弱到不能再弱了,虚无飘渺间好像从来不存在这个世间一样。

这……

大人脸上凝重起来。

哪怕丁岐山道魔双修,怀疑幽泉,用道法封印了它,他也该感应到才是。

可是现在……

定然是卢悦与他摈弃前嫌,以光之环的雷电之力,破坏了幽泉的魔力。

大人长吁一口气,他最最讨厌人族的就是这一点,在无外力威胁的时候,他们能斗得你死我活,可一旦有外力威胁了,人家马上就能合作到一起。

丁岐山与卢悦分明是生死的仇人,自己给他们一偿宿怨的机会,居然还敢摆他一道,是可忍孰不可忍也!

……

……

所有人都认为灵界现在是安全的。

搅风搅雨的大人,要么在归藏界,要么在古巫猎场,他们……至少在事情没明朗化之前,是安全的。

所以,哪怕联盟的守卫,这几年都有些松懈。

“谁?”

“瞎了你的狗眼?”天盛星君从阴影处走过来,“老夫要审问文十六,你们……暂时退下吧!”

四个守卫在这里的执事,互视一眼间,躬身一礼,一齐退下。

所有看守十八地牢的兄弟,从上到下,都收到好些人的暗示,只要天盛星君过来,他们都睁着一只眼,闭着一只眼,尽量给予方便。

域外馋风的大人手段百出,文十六……

有心人哪能不知道,同样参与过灭世之战的家伙,手中捏着多少他们需要的东西?

从古修洞府,到遗迹,到远古万族的某些秘密,那个家伙可比那些传世玉简,珍贵多了。

“起来!东西我给你带来了。”

天盛在牢门外,看看四周后,捏出一个小结界后,朝闭着眼睛的文十六,扔出一个储物袋。

‘嗤!’

储物袋被文十六按在身下,撕裂的声音刚刚传来,牢房里,就被各种妖兽尸首装了个半满,血腥味,亦扑面而来。

天盛放出一块蒲团,坐下来看着文十六进食。

“今天有五只七阶妖熊,我再问你一次,第四颗神核,什么时候能成熟?”

文十六软塌塌的身体,包裹在一只妖熊身上,对他千篇一律的问话,很不耐烦,“你以为我们进阶那么容易呢?至少还要百十只七阶以上妖兽。”

落到这幅田地,他其实也无所谓了。

这些大人物想要神核,而他想要吃饱喝足,彼此各取所需,其实也挺好。

文十六垂下的眼睛里,还闪过一道莫名之光,魔星卢悦被大人送到古巫猎场,这世间再过几年,将再无功德修士,他多报些帐,这些人急功近利,为了神核,想来也会满足于他。

“我说星君大人,您是化神修士,打这些小妖兽,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?至于这样天天问吗?”

天盛的眉头拢了拢,现在正是道、魔、妖三方合作的当口,低阶妖兽好弄,可是七阶妖兽,就要背着人弄了。

“……好!明日我就给你带百只七阶妖兽,后日,我要取我的东西。”

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