软件阁 蓝奏云

书房里的气氛很糟糕,气压非常低,隐隐带着几分火药味儿,好像只要有一个火星子溅过来,就能燃起来似的。

云霆霄看着暴跳如雷的云鹏,突然替自己的母亲平南王郡主难过了起来。听萧嬷嬷说,母亲是个饱读读书、通情达理的大家闺秀,在旁人眼中,亦是才貌双全,贤良淑德的人。

配了这么一个狗屁不通,脑子进水的人,娘亲应该万念俱灰了吧?

云霆霄突然就觉得,心底的那丝怒气溜走了。

不值。

“父亲,自古终身大事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云国公府也是有身份的人家,不管冯氏的娘家是什么门户,妾就是妾!没有出来支应门户,替嫡子说亲的道理!我的亲事,不劳您费心了,若是您觉得我该成亲了,我便修书一封,让我舅母来出面张罗。不管怎么样,平南王府的声望摆在那里,我舅母是平南王世子妃,也是我的长辈,由她出面,于咱们家脸面也好看一些。”这番话,他说得十分不客气,像是一个长辈在给糊涂的晚辈指点迷津的样子。

云鹏为之气结,但是也不得不承认,儿子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。只是如非必要,他实在不想跟平南府的人打交道,更不想将儿子选择亲事的权力,交到平南府去!

云霆霄暗暗冷笑,已经猜到了云鹏的想法。

好糊涂的一个人啊!自己已经是世子了,难不成他到现在还没有明白,自己好,云国公府的未来才能好?现在根本不是为了自家事你争我斗的时候,难不成他还想让他那两个庶子出人头地不成?

“父亲要是实在不愿意与平南王府牵扯,我这里倒还有一个别的主意。”

云鹏剑眉微拢,下意识的道:“什么办法!”话刚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,这样一来,他不是成了被儿子牵着鼻子走的人了吗?

云霆霄只道:“父亲再娶一房门第相当的妻子做填房,好歹也算得上是我的嫡母,由她出面来商议我的婚事,倒也算得上妥贴。”

魔力光影俏丽妹子妩媚动人

云鹏闻言,不由得仔仔细细的打量起儿子来。

不知何时开始,这逆子居然长得跟他一边高了,模样英俊,神情刚毅,俨然已经是可以支应门户的人了。

云鹏竟突然生出了几分没由来的感慨,他该说什么呢?好像怎么说都不对似的。如果同意了再娶一房的事儿,就等于同意了逆子的说法,他想抬举冯氏的想法就等同于打了水漂。如果不娶,以冯氏的身份,出面来帮逆子相亲,确实容易被人诟病!他不是当朝要员,却也是勋贵,在朝廷担着职呢,因为这个事情被御史参一本的话,确实有些不划算。

若是让平南王世子妃出面……

云鹏烦躁的挥了挥手,有暂且把这件事情放下的意思,只道:“容后再议。先说说冯家姑娘的事!”

“我房里的事情,不劳父亲费心!”

“你!”云鹏被气得够呛,可是却也不能说云霆霄的不是,这种事情,本来也不是当爹的人应该过问的。

云鹏想了想,就重新坐到了书案后头,语气也变缓了许多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也该有个人照应屋里的生活。长者赐,不可辞!”说到最后,口气又差了起来,一副让云霆霄必须把人收下的样子。

云霆霄毫不掩饰他对云鹏的厌恶,哪怕这个人是他的父亲!

“我房里的事儿,怎么样也轮不到她一个妾室插手吧?要是真想让我收拢人,何必收拢她们冯家的?冯家人到底是何居心,您不知道吗?您要是真关心我,就应该关心我的婚事,正正经经的给我定下世子妃,而不是在我成婚之前给我张罗通房!”

云鹏额上青筋直蹦,没错,他确实知道冯家人的用意,可是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啊!逆子娶了世子妃后,家中的中馈就得交出去,以那个逆子跟自己的关系,他手里能掌握的东西会变得越来越少。他可不只这一个儿子,还有闺女没嫁呢,那怎么行!

没等云鹏说话,云霆霄便又道:“夫妻本是一体,虽然出嫁从夫,但是做丈夫的,也应该尊重自己的妻子,给她应有的体面和爱护。我尚未成家,若是此时有了通房,没法子跟未来的妻子交待。”

云鹏哑着嗓子问道:“你这是教训我?”他下意识觉得,云霆霄在为死去的梁余音说话,在为他的母亲鸣不平。

梁余间在世时,确实是个要强的性子,可惜遇人不淑,成婚几年,也没过上几天和美的日子。生云霆霄的时候,更是万分凶险,以至于伤了根本,早早的就去了。最主要的,是她生了好几年的闷气,郁郁寡欢,以至于到后来,药石无灵,这才含恨而终。

妾室,就是祸害的根本。

云霆霄失望轻叹一声,到现在,父亲大概也觉得自己没有做错。是啊,这世间有功名的男子,哪一个不是左拥右抱,如花美眷在侧。除了正妻,还要有妾室,通房,红粉知己,好像只有这样,方才能突显男人的尊荣一样。

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
云霆霄朝云鹏行礼,礼毕后方才道:“父亲若是没事,儿子就先回去了。”他与冯家势不两立,如何能任由冯氏作贱他?也只有像他父亲这样糊涂的人,把一个害了他妻子的妾成当成香饽饽。

云霆霄走后,云鹏气得将书案上的东西都扫了下去,上好的徽砚也摔碎了,可是却难消他心头之恨!

有逆子在侧,他只怕要少活十年。

另一边,小丫头急忙向在耳房等消息的冯氏递话,说是世子爷快出来了,不过似乎与国公爷闹了不愉快。

冯雨柔有些忐忑,手一直捏着帕子,都要把那帕子扯碎了。

冯氏确觉得,这是个绝好的机会。

父子俩经常不欢而散,这个时候世子爷肝火正旺,要是有冯雨柔这样娇滴滴美人在,或许能成其好事也不一定。

冯氏连忙推了冯雨柔出去,正好云霆霄从书房出来,顺着台阶往月亮门那边走。

冯氏就喊了一声:“世子爷?”

云霆霄站定,朝她们这边看了过来,却没有说什么。

冯雨柔只觉得那个男子站在那里的时候,给人一种冷冷清清的感觉,即便他什么也没说,两个人离着还有七八步远的距离,可是她却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了那种魅力,好像自己一个不小心,就能晕倒在这让她脸红心跳的气氛当中。

冯氏快走了几步,对云霆霄道:“世子往哪里去?”

云霆霄冷冷的道:“怎么,本世子去哪里,还要知会你一声不成?”

被一个等同于自己小辈的人这样奚落,冯氏的脸上自然难看的厉害,不过冯氏可不是个简单的人,哪怕心里堵的厉害,脸上也没带出什么不好看的颜色来,还柔声的道:“世子说得是。只不过,雨柔刚做的点心,想请世子尝尝,这孩子初来乍到,也没有别的本事,这都是她的一片心意。”

云霆霄淡淡的打量了冯氏身后的冯雨柔一眼,道:“不必!”然后负手离开。

冯雨柔的面皮涨得红红的,直到看不到人影了,才道:“姑母,世子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

冯氏心里清楚,云霆霄是讨厌冯家人。

这话不能对冯雨柔说。

“世子性情冷淡,对你算是好的了。”这是实话,至少他没说什么难听的话。

“真的?”冯雨柔双眼冒光,好像听到了这世上最美妙的语言。

“自然是真的,姑母骗你做什么?”冯氏耐心的道:“你且记着,这世上的好事,皆不是能一蹴而成的,总要有些曲折,才会让人倍感珍惜。”

冯雨柔觉得冯氏是在教她,连忙感激的点了点头。她是冯家的旁支,家里早就落没的不成样子了,这些世家为人处事的道理,根本没有人教给她。现在姑母愿意为她谋划,软件阁 蓝奏云愿意教她,她自然感激不尽。

“姑母放心,柔儿记下了。”

冯氏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你先回去,我去给国公爷送点心,慢慢来,总有机会。”

冯雨柔虽然不甘心,可还是听话的应了,带着贴身侍候的丫头,回了自己的住处。

一直暗暗留意冯雨柔这边动静的小丫头,飞似的跑回屋里,把自己打听来的事情都告诉了冯玉盈。

还得意洋洋的道:“就说世子爷瞧不上她,什么东西。”

两位表小姐都是旁支亲戚,祖上是亲戚不假,可是传到她们这一代,血脉早就淡薄了。两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前程,卯足了劲儿的要打擂台呢!谁都想去侍候世子,但不可能两个都成功吧?总有一个人要退出的!

冯玉盈像是没听见小丫头的话一样,依旧摆弄着自己手上的香囊……

就算两个都成功了,还不是一样要争宠?有什么区别呢!

自从那天以后,冯雨柔就经常跟云霆霄“偶遇”,有时候是冯氏陪着,有时候是她一个人带着丫头。不是在园子里碰到,就是在云霆霄去上衙的路上碰到,连云霆霄闲来无事在自己院子里打拳,冯雨柔都悄悄的让人递话,要不是云霆霄手下的人忠心耿耿,只怕她早就钻了空子跑进他的院子里了。

青松私底下跟青风说,冯家女人个个不知道羞,都不是什么好人。

青风知道,世子爷的安排起了作用,狗急了要跳墙了。

冯雨柔终于忍不住了,使了一些银子,“买”通了在云霆霄院里侍候的下人,在得知道云霆霄心血来潮要去后花园赏月的时候,让那人送了一盘她自己做的点心进去。

那小厮本不同意,一副很为难的样子,还道:“小的贪财,收了您的钱透露了世子爷的行踪,本就是件该死的事儿。要是再把这吃食送进去,就更难辞其咎了,世子爷知道了,会扒了我的皮的!”

冯雨柔派去的丫头,也是个伶俐可靠的,当下又拿出一袋子钱来,对那小厮道:“我们姑娘知道小哥最近遇上了难事,她是诚心诚意帮你的。想想你等着钱救命的老子。”说完就把钱袋子往那小厮的怀里塞了塞。

那人心里暗骂:老子的老子早死了!可脸上却是一副为难的样子,那表情,简直像是生吞了一副苦胆一样。

那丫头又道:“你放心,此事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世子爷是不会知道的。日后我们小姐得了宠,肯定提拔你。”又说了些让他飞黄腾达之类的话。

那小厮咬牙道:“赌了!”接着将点心接了过来,“让小姐放心,小的一定把东西送进去。”

一副为了前程豁出去的模样。

那丫头满意的点了点头,这才转身走了。

不多时,冯雨柔带着小丫头出现在园子里。

她们远远的朝云霆霄喝酒的地方看去,只看到了云霆霄的一个背影,而他的左右两旁,似乎没有什么人跟着。

那小丫轻声对冯雨柔说:“小姐,那小厮说了,世子爷平时喝闷酒的时候,不喜欢有人跟着,所以应该很安全。”

冯雨柔很有信心,虽然她很紧张,但是此时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,然后让小丫头拿出预先准备好的小石子,朝云霆霄的方向扔去。

世子爷是习武之人,十分警觉,如果他没吃加了料的点心,又或者是他身边有暗卫,那么一颗小石子足以试探出来了。

结果半天都没动静。

冯雨柔狂喜,先前的紧张一下子就消散了!不过她也没被这股喜悦冲昏头脑,又悄悄的向前靠了一些,然后又扔了两次石子。

依旧没有什么动静。

趴上桌子上的人,似乎是睡着了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大概是喝罪了?

冯雨柔大喜,让侍女去放风,自己则是从暗处走了出来,怀着十分忐忑的心情,朝亭子里走去。

她的脚步很轻,人也很紧张,等到了亭子里的时候,还有些难以置信,自己居然成功了。

她悄悄靠近趴在桌子上的那个人,轻声唤道:“世子爷!”(未完待续。)

Share